当前位置:首页>新闻首页 > 行业专家 > 中央督察 > 正文
小兴安岭内毁林种参超万亩,森林守护者竟成生态破坏帮凶!
2021-12-23 11:38:32 | 来源:中国环境报 | 打印 | 收藏
缩小 放大

“我国东北的小兴安岭,有数不清的红松、白桦、栎树……几百里连成一片,就像绿色的海洋。”近年来,这片绿色海洋受到严重威胁。通过判读林木资源近年来的遥感图斑变化情况可以发现,在小兴安岭北麓,成片的森林正在消失。

 

森林去哪儿了?经查,2016年以来,沾河林业局有限公司(原沾河林业局,以下简称沾河公司)管理区内毁林16342亩进行人参种植,其中,沾河公司下属的黑龙江山口省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山口保护区)内毁林面积约2729亩,严重破坏小兴安岭生态环境。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日前公布第二批典型案例,指出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工集团)下属沾河公司管理区内毁林种参问题。

 

三令五申下顶风违法

 

小兴安岭是重要的河流发源地,是东北天然生态屏障。沾河公司本该为保护森林资源、保障国家生态安全负起责任,然而,其管理区内毁林种参问题由来已久。2018年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时,就多次转办群众投诉的沾河公司毁林种参问题,要求调查处理,依法依规整改。

 

整改成效如何?3年后的现在,是否仍在种参?记者日前跟随督察组前往沾河公司管理区一探究竟。在零下25摄氏度的气温里,行至大界线森林防火隔离带附近,在茂林之中出现了大片覆雪后银白色的空地。督察人员在几乎及膝的雪地里行走近半小时后,大片参棚支架赫然出现。沾河公司工作人员当场用铁锨挖开雪层,揭开地表覆膜,拨开土层,所种的人参暴露无遗。

 

森林法规定禁止毁林开垦及其他毁坏林木和林地的行为。2018年3月,黑龙江省林业厅要求,对已经进行了全面整地尚未种植人参的,必须停止种参。2018年6月,黑龙江省修订的《黑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要求“不能以任何名义种参。”2020年10月25日至2021年6月底,黑龙江省政府开展了全省打击毁林种参专项行动。督察发现,在三令五申之下,沾河公司管理区内仍然存在顶风违法种参的现象。

 

自然保护区内践踏生态红线

 

森林法规定,自然保护区的林木禁止采伐。自然保护区保护条例规定,保护区内核心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缓冲区只准进入从事科学研究观测活动。然而,督察组进一步调查发现,2016年以来,在沾河公司下属的山口保护区和黑龙江大沾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大沾河保护区)内均有违规种参,而保护区管理部门对违规种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了进一步了解有关情况,督察组对大沾河保护区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进行了问询。该负责人表示,“作为沾河公司的下属单位,很多事我们不知道,也不过问。”

 

“保护区管理局的职能是什么?”

 

“是生态保护。”

 

“自然保护区的管理关系到生态红线,本应该比森林管理还要严格。但是从现状看,管理局监管还有漏洞。有保护区管理局却起不到保护作用,职责何在呢?”

 

问询过程中,该负责人不时陷入沉默。

 

在自然保护区内践踏生态红线,谁之过?督察指出,对于违法行为,相关部门监管缺失,默许纵容。森工集团对所属企业违法行为反应缓慢、处置不力。2018年以来,沾河公司多次发文向森工集团报告大沾河保护区内违规种参毁约纠纷,森工集团一直未予答复,直到2021年8月才发文要求拆除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内生产设施,但至今未落实。五大连池市有关监管部门不作为,对2018年6月以来的自然保护区内违法违规种参问题不管不问。今年5月,五大连池市有关部门接到沾河公司关于违规在大沾河保护区内整地种参的情况报告,却迟迟不予处理。沾河公司落实全面保护好小兴安岭要求不到位,履行森林生态保护职责不力,违法违规问题突出。两个保护区管理机构对对违法违规问题纵容放任,长期不作为。

 

在防火隔离带整地种参,知法犯法

 

因森林防火需要,2010年沾河公司修建了大界线森林防火隔离带。调查发现,这条防火隔离带在起到防火作用之外也在种参。

 

2012年,沾河公司将森林防火隔离带3万余亩林地违规出租给一家人参协会用于人参种植。根据2016年颁布的《黑龙江省森林防火条例》,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森林防火通道、防火隔离带。直到2018年5月,沾河公司才与人参协会解除合同,但并未将涉及的林地收回,反而知法犯法,在2个月后继续将林地违规出租用于人参种植,出让期到2031年。截至督察进驻,防火隔离带内仍有10523亩在圃参地。

 

有知情人员向记者透露,开垦建设森林防火隔离带,最初是为防火考虑。“在没有火情的时候,地闲置也是闲置,通过招商引资种点儿地,还能增加点儿收入。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在森林防火隔离带种参是一种破坏行为。”

 

毁林一时易,树木十年难

 

在沾河公司管理区内,记者看到写有“保护好天然林资源,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字样的标语牌。对于林场人来说,森林是生存之根,也是发展之源。由于森林守护者的失职失责,甚至因近水楼台反而肆意利用,林地变参地,钱来了,生态却丢了。“十年前砍掉了胳膊,现在不能说就没有后果了。”历史遗留问题终究需要解决,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的经济利益,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目前,毁林种参地块中虽然多数已不再种植人参,但还林工作进展缓慢,直至今年4月才集中组织还林工作。记者日前在还林地块现场看到,翻开厚厚的雪层,有零星种植的红松苗,每株幼苗高度仅十余公分,不过手指粗细。据现场林区工作人员介绍,还林苗木在种植的前3年需要重点抚育管护,经过5年左右,存活率才基本达到稳定状态。“30年后再来这里就可以采松塔了,那时我应该已经老了,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现场的林场管护人员感叹.

 

毁林一时,破坏的森林、植被恢复应有的生态功能,还需要多少个30年?

 

沾河公司从20世纪60年代末成立至今,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发展,于2017年转企改制。怎样更好实现林业转型发展,是森工集团、沾河公司的必答题,而在法律底线和生态红线面前,保护还是破坏,重公益还是重利益,是答案明确的选择题。

 

据黑龙江省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林业产业经济结构单一,森林康养、林下种植养殖业和林下产品加工没有形成规模,产业链尚不完善,延伸度不够,品牌影响力弱,市场迎合度不高,生态价值向经济价值转换的路径和机制尚未扩展和健全,是黑龙江林业需要解决的普遍问题。要推动林区更好更快地发展,需要地方政府承担起保护森林资源的主体责任,森林经营单位承担起森林资源的管护义务,加大监督管理力度,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

 

“将生态保护放在工作发展首位,对大自然赋予的广袤资源,只要保护好利用好,真正还益于林区职工群众,林区根本不用通过破坏资源少数人赚取利益的方式,就能让林区肯于劳动的所有百姓发家致富。”记者在沾河公司的一份会议纪要中看到这样的表述。实际上,理想的实现还任重道远。

 

 

 

免责声明:
本页面呈现之信息,如无特别注明的,均来源于互联网,华东中华环保呈现这些内容之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证实其真实性。如华东中华环保呈现的稿件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版权说明:
凡来源标注为“华东中华环保”的本网稿件,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

中央督察图文

  • 第二轮第六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全面完成督察进驻工作

    第二轮第六批中央生态环

  • 第二轮第六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全部实现督察进驻

    第二轮第六批中央生态环

  • 第二轮第五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全面完成督察进驻工作

    第二轮第五批中央生态环

  • 第二轮第五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完成下沉工作任务

    第二轮第五批中央生态环

在线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