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首页 > 环境质量 > 污水 > 正文
长江水污染治理“加强版”为何再提“锰三角”?
2022-10-09 15:15:08 | 来源:中国环境APP 中环报记者张倩 | 打印 | 收藏
缩小 放大

“以渝湘黔交界武陵山区‘锰三角’为重点,着力推动锰污染综合治理,推动长江流域有关省市加强锰渣库综合整治,加强矿山生态修复和地质灾害隐患监测预警,优化调整电解锰产业结构,推动锰产业集中化、规模化发展。”

近期,堪称长江水污染治理“加强版”的《深入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正式印发,从多个方面深化长江水环境综合治理。值得注意的是,《方案》中指出将以“锰三角”为重点,进一步推进锰污染治理。那么,“锰三角”地区已经开展了哪些行动?下一步推进治理方向在哪、重点是什么?本报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业界专家。

“锰三角”瞄准哪些关键点推进治理?

贵州省松桃县与湖南省花垣县、重庆市秀山县20世纪末以来,因锰矿资源丰富、电解锰生产企业众多,被称为中国“锰三角”。

近年来,为落实中央锰污染治理要求,“锰三角”地区把整治锰污染和淘汰锰行业落后产能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及重大民生工程,下大力气进行全面整治。

2021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等4部门印发《关于加强锰污染治理和推动锰产业结构调整的通知》,提出“加快锰产业转型升级、化解过剩产能、系统开展污染治理、强化政策资金支持”等工作措施,明确了锰污染系统治理任务和要求。

那么,一年多来,贵州、湖南和重庆等地都开展了哪些工作?

作为贵州锰污染治理的重要阵地,铜仁市按照“统筹兼顾、标本兼治、综合治理”的思路,持续推进相关进展。针对松桃县锰矿已探明储量大、地下水系发达等治理难度较大的情况,一年多来,贵州省委、省政府先后两次到松桃现场调研指导。

铜仁市生态环境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勇在接受中国环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为推进相关工作,铜仁市成立了以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任松桃组长的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并组建工作专班,建立市县领导包片包案,推行库(矿、企、站)场负责制,明确市、县38名干部包保负责松桃县19座锰渣库、25座矿山、10家锰企业环境风险隐患排查整治工作,积极推动中央、省环保督察及长江经济带警示片反馈各类涉锰问题整改。”

谈及成效,张勇告诉记者,“截至目前,松桃县在产锰矿山均达到绿色矿山标准,锰渣库除两个在用渣库外,均完成闭库或封场。电解锰企业‘三个一批’推进顺利,渣库渗滤液处理安全可控,电解锰渣无害化处理技术攻关和锰产业高质量园区建设正加快实施。自2021年4月以来,铜仁市纳入贵州省‘水十条’考核的松桃河木溪断面、下甘溪出境国控断面水质水环境质量稳中向好,达到或优于Ⅲ类水质标准。”

湖南在2019年规划方案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锰三角”矿业污染综合整治标准。湖南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与危化品环境研究所所长李二平告诉中国环境报记者,湖南积极推进新一轮《规划》和《方案》的编制。新一轮的《花垣县“锰三角”矿业污染综合整治规划(2022-2025年)》《花垣县“锰三角”矿业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2022-2025年)》在2019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统筹考虑矿区民生安全、矿业经济转型、环境质量改善、矿山环境整治四大方面,规划和部署了27项任务,明确2023年底基本完成重点整治任务,2025年底前有效解决锰三角生态环境问题的规划目标。

“不仅如此,湖南进一步强化省级部门联动,加大技术帮扶和资金保障。省生态环境厅研究制定电解锰行业污染物排放地方标准,省工信厅研究制定锰三角产业结构调整及转型升级工作计划(2022-2023年),同时拟定设立锰三角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专项,加强资金保障。”李二平告诉记者。

此外,湖南压实各级责任,督促突出问题整改。“截止9月,中央和省级交办的30个问题完成整改29个。已完成长江经济带警示片披露的振兴、文华等锰渣库治理,以及民乐、猫儿、排吾等锰矿山废水处理站提质改造,4家锰矿企业整合为1家,6家电解锰企业淘汰整合为1家。”李二平说。

一年多年来,重庆“管、治”双管齐下,大力推进锰污染治理,成效显著。“重庆市纳入淘汰退出范围的56家锰矿开采企业和25家电解锰企业已于去年11月底全部退出,341个锰矿开采井硐已全部封闭;30个电解锰渣场完成综合整治4个,正在实施综合整治10个,剩余16个根据国家相关标准和要求调整优化整治方案后,加快实施。”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固体处处长吕俊强表示。

“锰”产业转型将朝哪里发力?

“产业发展方式粗放、企业工艺技术不高,表现在生态环境破坏,根源还在产业。”全国锰污染治理研讨会上,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针对症结所在,锰污染治理应通过“综合施策,标本兼治”的治理思路,要加强源头治理、综合治理、系统治理。

针对下一步工作安排,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仍将坚持治理“综合施策,标本兼治”这条主线,研究解决历史遗留锰渣库治理和锰渣资源化利用两大难题,推动做好污染问题系统排查、锰产业转型升级、标准规范落实这3项工作,提升两省一市其他地区和全国其他涉锰地区锰行业污染治理水平。

李二平告诉中国环境报记者,湖南今年再次升级了规划和方案,从民生安全保障目标、环境质量改善目标、矿业发展整治目标、矿山环境整治目标、矿业经济转型目标五个方面均有不同的设置目标和目标任务。

“2022 年底前,花垣县锰矿开采企业整合为 1 个,保留 4 个以下采矿权,锰矿开采总量控制目标为 90 万吨/年,电解锰企业减少为 1 个,锰冶炼产能控制在 15 万吨/年金属量以内。到 2025年,锰产业转型升级取得显著成效,重组整合后的电解锰企业建设成为国内一流生产企业,锰加工产业由电解金属锰向高纯二氧化锰、锂电池用四氧化三锰、高纯硫酸锰等产品领域延伸。”李二平说。

贵州省级层面高度重视铜仁市锰产业发展,加快推进锰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张勇表示,未来,铜仁锰系新材料产业布局将以锰系及关联新材料产业集聚为核心,锰系新材料重点布局在大龙经开区、铜仁高新区、松桃经开区等地。

此外,《2022年推进贵州省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方案》明确,将铜仁市大龙经开区列为培育以三元正极材料及原辅料为代表的电池材料及原辅料产业集聚区,在矿产资源保障、能耗指标配置、资金基金支持、用地供地计划等方面强化统筹力度;开展电解金属锰企业生产工艺和主体装备核查,推动铜仁市涉锰企业兼并重组,规模化发展,推进锰产业转型发展。

绿色发展是锰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经之路。吕俊强表示,重庆也将在巩固治理成果和加强资金保障的基础上,用好用活转型扶持政策,加快推进渣场综合整治工作和锰渣综合利用技术攻关,加强循环利用,深入实施污染治理与生态修复,助推绿色转型发展。

免责声明:
本页面呈现之信息,如无特别注明的,均来源于互联网,华东中华环保呈现这些内容之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证实其真实性。如华东中华环保呈现的稿件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版权说明:
凡来源标注为“华东中华环保”的本网稿件,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

污水图文

  • 总磷已成长江首要污染物,治理应重点关注什么?

    总磷已成长江首要污染物

  • 五水共治齐参与 蓝天碧水迎亚运

    五水共治齐参与 蓝天碧

  • 奋战四季度·我们在冲刺  | 聚焦水质提升 绘就“五水共治”生态新画卷

    奋战四季度·我们在冲刺

  • 推进”五水共治“建设,深化居民的“护水意识”

    推进”五水共治“建设,

在线举报